中国女足队员孙睿日记–备战亚洲杯球队苦练体能

中国足球 赛德隆热水器特约报道中国女足中国女足备战亚洲杯最新动态

渐渐步入夏天的香河一片绿色。就连一个月前我们亲手栽下的小树,也很争气地爆出了嫩芽。绿色曾是我最钟爱的颜色之一,只是现在,早起暮归中那一层不变的、满目的绿,已使我泛出了一丝的厌。刘亚利该是属于幸运的。因为她有点轻微色盲,不辨蓝绿。这样一来,在她的感官世界中至少能比我们多出一种色彩。

因为亚洲杯的更改和两个星期的停歇,致使体能训练的恢复与加强,不得不又被教练重新抬上了桌案。我们对此感到很是头疼,因为不痛苦的训练永远算不上体能训练。绕着球场一圈又一圈的,转得刘英说她做梦都在跑道上跨越障碍。老天还似乎有意磨练我们,总喜欢在练习体能时加点大风或者大雨。不过按照任丽萍的逻辑:“这是老天爷心疼我们,想助我们逃脱跑圈,可是一个不留神,好心却办了坏事。”因为现在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向前的步伐了。

如果说遇到大雨算是糟糕的话,那遇见大风可谓是不幸了。因为只要大风一起,河北郊区那特有的棉絮便会立即随之铺天盖地而来,常常撞得满鼻子满眼皆是。如果再一不小心吸进了喉咙,可就更遭罪了。那种游离在喉道中细细、痒痒的感觉,足以让你咳上个一时半会,使原本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。哎!所谓折磨大抵就是如此了。我们曾在事后假设,要是这时每个人都张大嘴巴跑步的话,那么没几圈下来,嘴里的棉絮加起来该能做一大床优质棉被。空时,好拿出来搁跑道上垫着,睡在上面晒太阳。

Leave a Reply